青猫勿语

哄我(4)

     鹿晗一边吃水果一边打电话。
     黄子韬去了巴黎,鹿晗下了班,他还在忙着。台词也背了,腹肌也练了,鹿晗无聊得紧,翻了翻手机,想起黄子韬的好朋友吴世勋。
    想抓牢黄子韬,是不是也得从朋友下手?
    家长里短了半天,吴世勋突然神秘兮兮地说: “子韬说准备去克罗心买耳钉,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鹿晗心里有点郁闷,黄子韬跟吴世勋联系还挺勤,“这种小事我都不管他。”
    吴世勋惊讶:“这你都不管?你是不是太粗心了?!你难道不知道克罗心和他那耳洞……”
     “耳洞?什么耳洞?”
     “你不知道?耳洞啊,他和那位的梗。”吴世勋的话听起来让人格外不舒服。那种轻佻的嘲笑声。
    想反驳一下,但鹿晗还是被噎得说不出来。
    菠萝切得太大块了,小助理做事不认真。

     鹿晗像记起什么,打开微信就噼里啪啦打字。
     “黄子韬,以后买耳钉都要问过我。”
     黄子韬看到消息的时候笑得咯咯响,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回消息:“收到。”
     黄子韬是小仙子,没有良心。鹿晗早就认清这个事实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上了贼船就得听贼头子的话,不然哪里还有命活?摸摸自己的胸口,鹿晗笑自己——都快三十的人了还跟着小屁孩玩恋爱游戏。
     有点烦。明明黄子韬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16年刚在一起的时候,黄子韬就拖着鹿晗,在同一个位置打了耳洞。
——没想到是这个意思。

     吴世勋听了鹿晗电话里那带有点气馁意味的叹音,又给地球另一边的黄子韬打长途:“帮你做了这么一件大事,是不是得好好谢谢我?”
     “得了得了,你就等着收包裹吧。带几个罗意威的小玩意儿给你玩。”
     吴世勋挂了电话,居然还真有点期待法国寄来的礼物。黄子韬想着法子惹鹿晗不高兴,也不知道是存了什么心思。

     黄子韬从巴黎回到北京,鹿晗还在深圳拍戏。
     “没帮你带礼物,”黄子韬叼着棒棒糖跟鹿晗视频,“只顾着给自己买了,反正你也不缺。”
     鹿晗还在练腹肌,稍稍喘气地回他:“只要你不乱买什么克罗心的耳钉,都行。”
     黄子韬点头,发现鹿晗没看到,又低声撒娇道:“要买也是和你一起戴,行了嘛?”
     撒娇鹿晗都没应。黄子韬心里像灌了水泥一般黏糊糊,沉甸甸,不由得想怼他:“天天练你的腹肌,跟你视频也不理人,不理你了。”
     黄子韬啪地就关了屏幕,正准备打一局农药撒气,ins上就弹出了消息。出道这么多年,鹿晗还是第一次发裸上身的图。黄子韬盯着鹿晗那有点拧巴的凹腹肌的姿势看了一会儿,也没有去调戏他的意思。把手机关了,准备睡觉。
     鹿晗在转型的重要时期。黄子韬是知道的。

     在香港的地铁上,黄子韬觉得很惬意。香港离深圳……也不远嘛。虽然不能见面,能近一点,好像思念就轻一点。
     兴许这空气里还有混有你吐出的二氧化碳。黄子韬被自己脑海里突然蹦出来的矫情惊呆了,心底又开始难受。
     鹿晗不知道黄子韬为什么难受。
     能让鹿晗吃醋的,无非就那么一个人,还是过去式。能让黄子韬患得患失的,却正在进行时。
     所以才会拿着几百年前的事炒冷饭啊……就是故意让你不开心。你不开心,我就开心。
     因为你不开心,就是在意我。因为你不开心,你就一直挂念我。因为你不开心,就能一直跟你拉拉扯扯,到很久以后。
     从香港回去,就不跟你冷战了。
   
     黄子韬看一眼香港的街头。

     好想你啊。

羁绊(一)

黄子韬远远看见,那个戴着暗黄色贝雷帽的小孩在人群中窜动,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认识以来,他就一直戴着这顶帽子,风里来雨里去,帽子原有的颜色早就辨不清了,层层的污渍一看就怎么洗也洗不掉。
“他怎么不换一顶帽子呢?”黄子韬想,“明明身上穿得那么整齐。”
“哟!你今天来得很早嘛!这才六点出头。”小孩冲他笑。他的笑很好看,脸蛋会润起来,像个温柔的括弧。
现在北平城最热闹的地就是这儿了,各省的商会会馆不知怎么回事,不约而同地都搬到了这一片——汽车的鸣笛、小贩的叫卖、车夫的吆喝,甚至还有茶馆的水烧开时“呜呜”的叫声——熙熙攘攘,格外热闹。
但是他一说话,黄子韬就觉得特别安静,好像只听得到他的声音。
“鹿晗,我的报纸。”黄子韬一开口总是这句话。
“好叻!”鹿晗往挎包里掏出一份《北平日报》,“喏,这一份是最后一份了哦!明天还给你留吗?要不,再续一个月?”
黄子韬这才又记起来,一路上自己心里塞满的是什么。
接过今天的报纸,黄子韬准备走。鹿晗却叫住了他。“诶!韬!”黄子韬回过头就撞上鹿晗的笑脸,“你就续订嘛。这么久了,大帅不是也没发现么?”
黄子韬盯着鹿晗看了一会儿,竟然还是点了头。
鹿晗又咧开嘴笑了,从挎包里掏出一个圆鼓鼓的东西,用报纸包着。黄子韬看着鹿晗一层层给它剥皮,好像是怕不够干净,他又凑近到嘴边吹吹,就往黄子韬跟前递:“给!”
是一个小团子。
“你现在就吃!”
黄子韬咬了一口。
终于,吃上了鹿晗的小团子,黄子韬觉得一切都值得。

沪城三月柳絮飞

(一)
谢晓飞下飞机走进机场大厅,把墨镜往脑门上一推,冷冷地环视一周,却没有发现写着自己名字的接机牌。
“没有人来接?”谢晓飞真是忍不了,心里一句“wtf”就掏出了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那个老爸信誓旦旦说一定信得过的战友家的孩子。
谢天佑是哪来的自信觉得几十年没见过的战友和战友家的儿子会信得过……还一定信得过?
谢天佑是不是又背着我和晓天对那些只想着打秋风的“亲友”做了什么慈善事业……
谢晓飞更气了。
一个人被撂在从没来过的祖国魔都机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谢晓飞“哼”一声,从鼻子里喷出气来——再不泄点气,他都快变成气球炸飞了。
“郑……郑柏旭?”出门前老爸特意留了那人的联系方式,谢晓飞拨了电话,一边听着手机的“嘟嘟”声,一边恶狠狠地念那人的名字。
“晓飞哥?!”电话那边糯糯的声音让谢晓飞吓了一跳,顿时不知道怎么接。
“晓飞哥你到了?!”谢晓飞还没回答这个问题,他犹豫着,在“你才知道?!”和“你还不快来?!”之间选择,不知道哪句话比较能表达自己的愤怒。
“晓飞哥你别急,我这里被粉丝堵住了,你再稍等一会儿……”谢晓飞这下终于插上话:“粉丝?什么粉丝?”
但郑柏旭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等郑柏旭的两个小时零五分内,谢晓飞搞清楚了这个“一定信得过”的人是什么来头。
在这两小时零五分内,他一直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先走,自己这样傻等着是不是很没面子。
但当郑柏旭走到他跟前时,他觉得这两小时零五分,有点值。

泡芙

工作好累 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明明还有任务没做完 还是选择了先营业一下我的cp 大概是因为 鹿桃使我快乐
…………………………………………………………………………………………

        鹿晗看着黄子韬把叉子插进泡芙的心脏,又看着他把香草味的奶油挑出来吃掉。
        “只爱吃奶油就直接买蛋糕好了。”鹿晗说完顿了一下,觉得好像说错话,又说:“要不要我去给你买一个?”
       黄子韬心里也咯噔一下,低头勺了一大坨奶油就往鹿晗嘴边送,鹿晗看了一眼,乖乖张嘴。
       叉子柄都快塞到鹿晗嘴里。
       “你吃吃看嘛,这款泡芙里的奶油打得很松,一点都不腻,跟别的奶油是不同的。”黄子韬自己也吃一口,“吃完奶油,我也会吃皮的啦。”
       柔软的触感带着甜蜜的味道往喉咙滑。鹿晗盯着黄子韬的嘴唇看。

       “好啦,回家吧。”黄子韬已经把泡芙吃完了,他舔舔嘴唇。
       鹿晗还在发呆。
       “怎么,不走么?”黄子韬默默生气,鹿晗最近老是容易走神。
       鹿晗转身去柜台又买了一个泡芙。
       “刚刚给你买你又不要。”黄子韬埋怨,语调有点不耐烦。
       鹿晗正想去拉上他的手,但是迟了一秒。

       黄子韬赌气往前冲。鹿晗提着大包小包,追了几次终于追上,腾出一只手,就拉住了他。
       挣了一会儿挣不开。黄子韬偷笑,身体也放松起来。
       但脑海里还是把这些天鹿晗不对劲的细节过了一遍。
       “我刚刚又说错话了。”鹿晗突然讲话,黄子韬被吓了一跳,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讲什么,心里却开心了一点。
       鹿晗扭头看黄子韬:“我不是那个意思。”
       黄子韬点头,稍稍用力,抓紧了鹿晗的手指。
       一起回家。

       进门的时候,黄子韬看着鹿晗微微弓着的背,脊梁把衬衫撑得很好看。
       “鹿晗,你有什么话都要跟我说,我的意思是,你的想法什么的,对我,对和我一起的生活。”鹿晗转动钥匙时,黄子韬在身后说。
        黄子韬有点担心,鹿晗其实不爱他。
        鹿晗点点头,俯身提从超市买的菜,进了门。
        黄子韬坐在饭桌前,看了一会儿鹿晗在厨房忙前忙后的身影,又低头想事情。
       “喏,吃。”
       黄子韬抬起头,鹿晗把泡芙推到自己面前。
       “啊?!”
       “吃呗,”鹿晗想起刚刚黄子韬说的,又补上一句,“再让我看一次。”
       “什么嘛……”黄子韬这么说着,但是已经拿起了叉子。
       “我很喜欢看,”黄子韬听到这话就抬起了头,“你舔嘴唇的样子。”鹿晗认真地说。
        黄子韬眨眼。
        鹿晗可能是个大傻瓜吧!
        嘴巴里面一大块奶油,嘴唇上好像也有,但是害羞地不敢动。
        “你吃吧!”黄子韬把泡芙推到鹿晗面前。
        真是的……
        “你叫我说的……”鹿晗觉得自己很委屈,“是你说有什么想法都能说的。”
        黄子韬无语。鹿晗真的是个傻瓜。
        “以后我都会直接说。”鹿晗盯着黄子韬的眼睛看。
        “什么?!”黄子韬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眼睛圆鼓鼓的。
        “比如我很喜欢你刚刚舔奶油的样子,所以说买蛋糕,不是觉得你那样吃泡芙不好。”
        “啊……”黄子韬的呼吸突然急促了一点。
        “再比如,我很喜欢你生气。你生气的时候表情很好玩,但是一牵手就会变乖。”
        鹿晗的眼神太温柔,黄子韬看了一会儿就慌了神,不知所措,干脆又把泡芙拉回自己面前,低头吃。
       “你现在害羞也很可爱,还喜欢偷瞄我……”鹿晗笑着说。
       “好了好了别说了!”黄子韬耳朵都红了。
       “口是心非的时候,最可爱。这个我一直都想说来着……就像现在,明明很喜欢听……”
       黄子韬勺了奶油喂鹿晗。
       泡芙也没塞住鹿晗的嘴,他还是喋喋不休地说着让人脸红的话,黄子韬想了想,自己上前,含住了他的唇。

       泡芙好甜。

告白

真哒!求各位大大多更文啊!
答应我,让我这种为命运拼搏的可怜人感受到鹿桃的温暖,好嘛?
…………………………………………………………………………………………
         鹿晗决定告白,不是突发奇想的。
         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这个天真烂漫的男孩。当年在他身边,有太多的人,现在,终于只有自己了。
         鹿晗跃跃欲试。
         做决定的那几天他一直辗转反侧,担心这担心那。太久没有跟他聊个人感情上的问题,鹿晗害怕黄子韬多了许多标准。
        脸?他应该会喜欢吧,毕竟黄子韬以前说过是理想型。鹿晗偷笑。性格?在黄子韬还是队里忙内小桃子的时候,也喜欢黏着自己玩来着,如果在一起,相处就不用磨合期了呀!身高?身高不考虑了,反正我们韬也不是那么虚荣的人。
        鹿晗还考虑了许多许多,工作啊,朋友啊,连黄子韬的前男友都考虑进去了。他觉得自己可以的,这么多年,只有自己始终陪在他身边,黄子韬又不是傻子,对他这么掏心掏肺,除了爱他,还有别的可能吗?
         鹿晗问老高:你觉得怎么告白比较好?
         老高回答:如果你想问怎么向黄子韬告白,那我不知道,毕竟他的脑回路不是一般人能get的。
         鹿晗无语——不就是比你们都可爱么,至于这么说么?
         鹿晗特别喜欢黄子韬的一点就是,这么多年了,也只有黄子韬,内心还充满柔软。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黄子韬摸爬滚打,竟然还是自己的颜色。鹿晗分析原因,除了黄子韬家特别有钱之外,还是因为黄子韬善良可爱。
         对了,黄子韬不会嫌弃我穷吧?
         老高提醒鹿晗,黄子韬不会嫌你穷的,但是他可能会嫌你矮。
         这个刚刚被自己刻意忽略的问题,又硬生生砸回脸上,鹿晗哭笑不得。
        告白这种事当然还是自己上比较好。问了老高没得到回答,鹿晗就没再去问别人,生怕自己还没想好怎么说,圈子里的人都知道了。
        绝对不能让他事先知道,必须快准狠,让他第一时间回答。这小桃子现在面对感情,估计有点畏畏缩缩了,绝不能让他犹犹豫豫的。
        小桃子,快来你鹿哥哥的怀抱吧!

       黄子韬最近有点烦。
       他觉得自己老毛病又犯了。
       谁对他好,他就很容易爱上谁,比如某前男友。
       黄子韬很嫌弃自己这点,自己长这么大,也不缺爱——从小家里都是把自己当宝贝一样宠的,更何况自己爱交友,到哪里都能玩得来,到哪里都是被人宠,也不至于给个香饽饽就动心。
        但是这次好像喜欢上了,鹿哥……
        黄子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鹿哥,这阵子一直想他,有时还想亲亲他,还会摸着他送的东西睡不着觉。黄子韬千想万想,只觉得是因为鹿晗对自己太好了。
        鹿哥可不行,鹿哥是我最珍惜的朋友了!黄子韬默默地给自己洗脑。
        黄子韬洗脑没成功,他忐忑地跟张良商量:良哥,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了……
         谁?
         那个……鹿晗……
         张良恨铁不成钢:你说说你,喜欢谁不行喜欢鹿晗……
         黄子韬委屈。
         确实很委屈,喜欢一个人哪是自己能决定的?但是他知道张良在担心什么,鹿晗是顶级流量嘛,自己跟他台面上都是不联系的人,要是有什么事,都算自己蹭他热度。这么说我还真配不上鹿哥……
         张良看着黄子韬一脸纠结的样子,嫌弃地说:你还不如喜欢我呢,我对你也很好啊!
         黄子韬翻白眼:你长得又不好看!
         张良吐血。
         良哥,你说我怎么办?
         张良想了一下:要不你告白试试看?
         张良知道黄子韬绝对是忍不住对一个人的喜欢的,与其让他心不在焉每天胡思乱想,不如让他碰碰壁看清楚事实。
         鹿晗怎么会答应黄子韬这个小屁孩呢……
         张良又问:那你们两个……谁攻谁受?
         应该……是我吧?黄子韬自己也不确定,但是他觉得鹿晗那么温柔细心,又可爱,自己这次应该能反攻一把。
        自己一定要成长起来!不能让鹿哥受委屈!黄子韬觉得自己的喜欢很伟大,原来喜欢一个人,是不用考虑属性的!

        黄子韬把告白的日子定在接近鹿晗生日的某天。为什么是这样呢?因为这个时间送礼物,鹿晗不会觉得奇怪呀!黄子韬想好了,给鹿晗送一只玩偶,心口藏着告白用的戒指。
        黄子韬觉得自己很细心呀!到时候一定把玩偶扔鹿晗床上,逼着他抱着睡觉……然后,然后他就能被戒指硌到,最后发现戒指和字条。
        这一天他去找鹿晗。
        鹿哥!
        黄子韬欢喜地叫唤,还扑到鹿晗身上,像猫儿一样舔了一口他的脸。
        快看快看,这是我送你的礼物。你得好好保护他哦!
        鹿晗看着黄子韬举起一只熊猫玩偶,眼睛里闪了一闪。
        在麋鹿玩偶和熊猫玩偶之间,黄子韬再三犹豫,选择了后者。后者的意思不就是,把我自己送给他嘛!
        难得地,黄子韬的脑回路还算正常。
       但是这回鹿晗就不懂了,他跟往常一样,把黄子韬想得特别“复杂”。他根本就没把玩偶跟爱情联系起来。
       来吃饭吧!鹿晗听黄子韬说要来,早不早就准备了饭菜。黄子韬喜欢吃鹿晗做的菜,虽然总是说在减肥,每次又乖乖把汤都喝得一点儿都不剩。
       黄子韬抱着熊猫玩偶在床上打滚,向鹿晗撒娇:只要你答应我你要抱着它睡觉,我就乖乖起来吃饭。
       鹿晗笑弯了眼睛:好好好,你乖乖吃饭,我一定抱着它睡觉。
        黄子韬在鹿晗面前也不讲究了,一边啃骨头一边说话,油星子都喷了出来,鹿晗无奈地给他抽纸巾,去擦他的唇角。
        像照顾一只猫咪一样。
        黄子韬乖乖让鹿晗擦,觉得不好意思了——鹿晗不会喜欢这么粗鲁的人的——黄子韬想着,埋头乖乖喝汤。
        鹿晗在旁边轻轻说:喝慢点。
        黄子韬喝了一大口,抬起头来跟鹿晗商量:待会儿我可以在 你这里洗个澡吗?我热。
        黄子韬有点紧张。
        鹿晗笑:好呀。
        黄子韬喝完了最后一口汤。啊!这碗底……
        黄子韬哗地就哭了,鹿晗不喜欢自己,把自己送的戒指用这样的方法送回来。
        韬,韬,你哭什么?
        鹿晗你个大坏蛋!不喜欢我就直接说好了!一定要这样拒绝我嘛?!
       鹿晗听了懵逼:啊?!

        最后鹿晗抱住黄子韬,轻轻摸他的背才让他平静下来。
        这是我送给你的戒指呀!鹿晗拿纸巾擦擦上面的油脂,声音里都是期待:你愿意吗?
        黄子韬猛地挣开鹿晗的怀抱,跑了。
        正在鹿晗难过的时候,黄子韬又跑回来,举着那只熊猫玩偶。
        心!心!你摸它的心!
        鹿晗摸一摸它的心,玩偶软软的,竟然还藏着东西。用手指一扣,掉出来一枚戒指。
        跟手上这一枚一模一样!
        黄子韬抢过熊猫玩偶,又掏一掏,掏出一根丝带,上面是黄子韬歪歪扭扭的字:喜欢你。

        黄子韬和鹿晗交换了戒指。
        黄子韬嫌弃鹿晗:你是怎么想到这么老土的告白方式的?
        鹿晗也嫌弃黄子韬:你的也不比我高明到哪里去呀!
        黄子韬记得自己说过要宠鹿晗的话,点头同意:是呀!我的方法最笨了!万一你发现不了呢?
        鹿晗笑:我会发现的,我肯定晚上抱着它睡觉不放开。想象着抱着你。
        黄子韬脸红了,低头自顾自地害羞。
        鹿晗又说:你愿意让我抱着睡觉吗?
        黄子韬只觉得鹿晗太会哄人了……
        那个……我身上弄脏了……先洗个澡吧?

        黄子韬洗澡的时候,鹿晗进来了。
        鹿哥!你不是!
        你不是不愿意陪我洗澡嘛……
        鹿晗笑:没关系呀。

        在浴室里,黄子韬发现自己想多了,这回自己还是身下那个,反攻什么的,想想也就罢了。
        不过!鹿哥他!真的!好帅呀!
        黄子韬花痴地笑。
        鹿晗一边觉得自己的韬傻了。
        谁会在被上的时候,笑个不停?

一首简单的歌

想了想 写得烂也放上来好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阵子就很忙了 但是我还是在磕鹿桃的呀!希望各位大大有空更个文

…………………………………………………………………………………………

        黄子韬给鹿晗发消息:“吃醋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丢下一句话,鹿晗就没再收到回复。
        吃醋了?鹿晗紧张又窃喜,看着聊天记录,他把自己摔进沙发里,竟生出一点惬意。
        吃醋的黄子韬会是什么表情呢?嘟嘴?皱眉?瞪眼?耸鼻子?还是凶巴巴地咬牙切齿?
        异地恋真不好。鹿晗偷笑。
        但是,到底怎么就吃醋了呢?鹿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轻易回消息,不过,吊吊他也好。

        黄子韬开完会看手机,鹿晗居然一句话没回。“什么嘛!”黄子韬委屈,就这么不关心我嘛?!
       “鹿晗,我吃醋了你知道吗?!”鹿晗接起电话就听到黄子韬的小奶音——真可爱,明明生气了,话语里还带点撒娇的意味。
       “我知道啊。”鹿晗的声音沉稳得不行,“为什么呢?”
       黄子韬恨不得把鹿晗的脸挠花:“你怎么现在才问?!迟了!”
       鹿晗憋住笑,假装不耐烦:“你每天都闹脾气,我哪有那么多空猜你的心思?”
       黄子韬倒吸一口气,感觉肺都快结冰了。
       鹿晗正想哄他,就听到了电话的忙音。
       玩大了。
       玩大了。

       怎么打电话过去黄子韬都没接,鹿晗不知所措。
       张良进门,看黄子韬趴在沙发上,哭肿了眼睛,垃圾桶丢满了纸巾,赶紧问:“怎么了,小祖宗?”
       黄子韬带着鼻音:“我是不是很烦人?”
       张良猜是两人吵架了,自己到底是外人,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安慰:“挺可爱的,别乱想了。”
       黄子韬把眼泪蹭到衣服上,露出一只眼睛,手臂一抬,指着桌子。
      “良哥……你去看看我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
      黄子韬把手机锁在抽屉里……钥匙只有张良身上有……张良摇头:“你这又是何必呢?”
      黄子韬“哇”地又哭了:“我就是烦人嘛!”

       黄子韬其实知道自己最近很作。但是鹿晗说过要宠他的。
       自己,也不小了。以前的是是非非,把他催熟,让他太早太快地逼自己成长。但是还是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小孩子,能有人愿意一直哄。
        这是一直以来的奢求。
        鹿晗的温柔,让他陷了下去。他以为,终于如愿以偿,鹿晗会一直宠他,以为自己拥有了一个停靠的港湾。
       却忘记了港湾也会夜,也会起风浪。

       张良拿手机在黄子韬眼前晃:“三个。”
       黄子韬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下来,那么轻,好像他自己都感受不到了。
       张良费了很大劲才把小孩塞到车里。
       “你吃什么醋了?”张良看了聊天记录。
       “我……他……”黄子韬这下说不清楚了。
       张良安慰他:“别急,你慢慢说。”
        “他唱了《春雨里洗过的太阳》……”黄子韬愣愣地说。
        “所以呢?!”
        “还有一个人唱了《大城小爱》……网上有人说他们两个……”
        “……就这样?”张良无语。
        “就是这样啊!我就是因为这种小事情生气!我就是这么小肚鸡肠!我就是不开心,为什么明明我和他在一起,大家都在提另外的人?!”
        没等张良说话,黄子韬又嘲笑自己:“还是太幼稚。”
        张良笑:“难得幼稚。”
        张良其实有点开心,黄子韬总伪装自己,总表现得特别坚强,无所畏惧。终于有一个人,能让他撒娇,能让他大声哭,能让他幼稚一回,肆意一回。
        他给鹿晗发消息:“给他唱一首王力宏的歌吧。”

        黄子韬哭着睡着了,张良给他把外卖放在桌上,悄咪咪地走了。

        “韬!”有人在推他。
        睁开眼,是鹿晗?!
        鹿晗俯下身亲他肿肿的卧蚕:“我坐飞机来的。”
        “飞机?!”黄子韬又哭了,“不用的,不用的,不用为我做这么多。”
        鹿晗笑:“不为你,又能为谁?”
        轻轻擦他的泪,鹿晗既心疼又欢喜:“你想撒娇就撒娇,想作就作,没事的。”又亲亲他,鹿晗笑着说:“你能这样,其实我很高兴。”
       黄子韬在鹿晗怀里颤抖。

      “这世界很复杂 混淆我想说的话
       我不懂 太复杂的文法
       什么样的礼物 能够永远记得住
       让幸福别走得太仓促
       云和天蝶和花 从来不需要说话
       断不了 依然日夜牵挂
       唱情歌说情话 只想让你听清楚
       我爱你是唯一的倾诉
       写一首简单的歌 让你的心情快乐
       爱情就像一条河 难免会碰到波折
       这一首简单的歌 并没有什么独特
       好像我 那么的平凡却又深刻
       我一直在思考 让你了解我的好
       却忘了 常常对你微笑
       失去的忘记的 我会尽力去弥补
      你是我最珍贵的财富
      写一首简单的歌 让你的心情快乐
      爱情就像一条河 难免会碰到波折
      这一首简单的歌 并没有什么独特
      好像我 那么的平凡却又深刻
      深刻 简单的歌 简单的歌
      写一首简单的歌 让你的心情快乐
      爱情就像一条河 难免会碰到波折
      这一首简单的歌 并没有什么独特
      好像我 那么的平凡却又深刻”

       鹿晗一边拍着黄子韬的背,一边唱这首歌。
       “韬,”他唱罢之后轻轻地说,“我爱你。听清楚了吗?”
       “哥,我也爱你。”黄子韬沙哑的声音让鹿晗心疼。

      “我爱你,是唯一的倾诉。”

       港湾的夜会平静,也会波澜壮阔。
       就像两人交缠的腿,就像做爱时,撒在心口的泪。

       真高兴,你愿意宠我。
       我也很高兴。我的小孩。

鹿桃夫夫快问快答11问

鹿桃夫夫快问快答11问
主持人:泡泡

泡泡:欢迎我们的小鹿和桃子参加我们泡泡快问快答!
1.最近两人公布恋爱的消息真的把微博都炸了……所以先问问两位,在一起多久了?
鹿(挑眉笑):反正挺久了……
桃(憋嘴):你该不会忘了吧?
鹿(敲桃的头):想什么呢你?

泡泡:啊打情骂俏了打情骂俏了……

2.为什么突然选择公开呢?
桃(舔嘴唇):跟鹿哥打了赌。
泡泡:什么赌?
鹿(得意地笑):赌我敢不敢发微博祝他生日快乐。这有什么不敢的?
桃(害羞捂脸偷笑):好了好了,你最厉害了!

泡泡:啧啧啧啧啧……

3.看到桃子你有评论说“我爱你,我的鹿哥”,当时你是什么心情?
鹿(急):还能有什么心情?肯定是恨嫁的心情!
桃(转头瞪一眼鹿,回头认真回答):看到微博的时候真的很激动,觉得鹿哥哥太霸气了!然后就……就没忍住把心里话讲出来了。

4.所以那天生日二位是一起过的吗?
鹿(肯定的眼神):是呀!
桃(点头,认真脸):鹿哥特地来陪我一起过的,还送了我白天鹅蛋糕。
泡泡(恍然大悟):看到你有特意拍照发照片,你应该很喜欢那个蛋糕吧?
鹿:只要是贵的他都喜欢。
桃(急,直锤鹿的肩膀):是你买的我才喜欢的好嘛!
鹿(得意地笑):知道啦知道啦。

5.这么说平常两个人会经常互送礼物咯?
鹿:也不是经常送吧,就是看到了觉得合适的就买。
桃(生气地嘟嘴):你怎么不夸夸我送你的那些……
鹿(安慰):好啦好啦,夸你。(回头面对主持人)我们家桃子爱买衣服,上次买了两件蓝色的棒球外套当情侣装,还非要拍杂志的时候穿,被人家摄影师嫌弃了……
桃(急忙捂住鹿的嘴):叫你夸我你怎么总让我出糗?
鹿(疑问):糗吗?我觉得很可爱啊!

泡泡:ball ball你们放我这单身狗一条生路,谢谢了……

6.两人有共同喜欢的东西吗?
鹿(抢答):音乐!
桃(手舞足蹈):C—pop!
泡泡:那你们平时经常聊音乐吗?
桃(嫌弃脸):谈恋爱当然是聊自己的事情多一些啊!
鹿(暧昧笑)

泡泡:(⊙o⊙)……你有对象你牛逼……

7.经常看到你们两个晒表,你们两个也挺喜欢手表的吧?
鹿(生气):他老爱乱买,还是买限量的,也不给我留一块,所以我也老买限量的,不给他买,治治他。
桃(做鬼脸):你也可以戴我的嘛!我又没拦你!
鹿(无奈):之前不是没公开嘛!笨!

泡泡:既然现在公开了请务必更多的情侣款飞起来好嘛?!

8.两人目前最多的情侣款品牌是?
鹿桃(异口同声):卡地亚!
泡泡:为什么呢?
鹿:他喜欢……
桃(笑):额……我也是因为他……

泡泡:哦~好像发现了了不得的事情……

9.平常多久会聚一次?
桃(委屈):不忙的时候一个月两三次吧,要是在拍戏可能两三个月一次都见不着。
鹿(摸摸头)
泡泡:现在公开了见面应该方便不少吧?
鹿(点头):确实方便不少,之前得躲着,现在可以正大光明地,比较节约时间。
桃(兴奋):已经在挑房子了!
鹿(摇头):你怎么什么都说?!
桃(委屈脸)

10.挑房子?!是要结婚吗?!
鹿(官方笑脸):暂时没有,只不过挑几处房子比较方便。
泡泡(邪恶笑):方便什么?!
桃(急):你这个主持人怎么这么污的?!
鹿(摇头):傻孩子你能不能不往他们的圈套里走?!
桃(委屈):哦。
鹿(摸摸头):在横店啊上海北京这些地方在选房子,之前我们都跟父母住,或者住酒店,确实有点不太方便。

泡泡:(⊙o⊙)哦……我装作什么也听不懂的样子……

11.最后一个问题了,玩个大的!请问平时最喜欢和对方进行什么样的肢体接触?
桃(惊呆):啥?肢体接触?!
泡泡(邪笑):就是类似于牵手啊拥抱啊这种……
鹿:平时的话比较喜欢桃靠着我肩膀撒娇……但是其实只要是桃,就都很喜欢。
桃:嗯……我喜欢躺在床上时可以枕着鹿的手跟他聊天……然后他哄我睡觉……

泡泡:好甜……所以采访马上结束了你们回家也是这样吗?
桃:今天应该不是,今天的工作不是很累……
鹿(对主持人官方笑,领着桃的脖子就往外走):你咋什么都说?!
桃:(委屈)今天是不累啊……

泡泡:(目瞪口呆,想入非非,鼓掌)谢谢两位的采访……(单身狗开心地吃狗粮中……)

哄我(3)

应该没有(4)了吧?我也不是很懂

话说,你们喜欢上热搜吗?我的心情有点忐忑。






哄我(2)

正主都按头给你糖吃了 能不营业一波吗?
不是很会开车  等我过几天学习一下才能上高速了
Ps:之前没想过有(2),所以也不知道有没有(3)

…………………………………………………………………………………………

        磨磨蹭蹭,推推搡搡,两人就把衣服都脱了。鹿晗侧身伸手去床头柜里拿东西。
       “在这呢……”黄子韬翻过身,从枕头下掏出一堆东西。他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像嗓子里进了水雾,让鹿晗觉得眼前一片朦胧。
       能看得清的,只有黄子韬的背。光滑的酮体,纤细的腰身……肩膀的硬朗,腰窝的柔软……
       “确实比之前好看不少……”鹿晗一边评价,一边倒润滑剂。
       黄子韬又把头埋进枕头里:“你也嫌我胖,我不活了。”鹿晗笑着不说话,自顾自地把手指往黄子韬那里塞。
      “唔——”黄子韬哼。
      待他适应了一会儿,鹿晗又塞一根手指进去。这下开始乱动。
       黄子韬还生闷气,不开心地嚷嚷:“不准嫌我胖!”鹿晗笑:“好。”说着鹿晗把手指往前探。
       这下黄子韬分不了心了,但是还是瘪着嘴委屈巴巴的,鹿晗在身后都能看见。“别生气了,”鹿晗又往他身上压一压,亲了亲他的后脑勺,“夸你好看呢……”
       “哼~”黄子韬这一哼,是在撒娇,还是因为舒服?鹿晗没法判断,只好加重了力度。
      “鹿哥……”黄子韬憋了一会儿,这才开始喃喃,“可以了可以了,我们下一步吧……”鹿晗听着黄子韬这猫儿一般的声音,笑他可爱——黄子韬每次都是这样,心里已经发痒了,却还是刻意压低声音装镇静,压根不知道他每次这样欲盖弥彰,每次都更加诱人。
       吃桃吃桃……鹿晗也迫不及待,拿着安全套往身上套,却老是手滑。黄子韬害羞地趴在枕头上,等了一会儿,见鹿晗迟迟不来,才不做鸵鸟了。“鹿哥……”黄子韬正想回头。
       “别乱动……”鹿晗去蹭黄子韬。
       “啊——”黄子韬忍不住叫出声,鹿晗猛地进来了。
       这阵子忙,各种事忙,生日过后,就没跟鹿晗见面,算起来也有十几二十天了。
       鹿晗笑:“狠狠地是么?”黄子韬急:“不了不了,我好像有点受不了。”
       哪由得你!鹿晗勾一勾嘴角:“这会儿可不是你说了算了!”
       鹿晗其实不是很喜欢后入,但是黄子韬好像很喜欢,每次都是乖乖地趴好。
      “乖,翻过来。”黄子韬听了直皱眉,但是还是让鹿晗摆弄。
      “怎么了嘛……”鹿晗笑,用手指去抚平他的眉,“就只喜欢后入?”
      “鹿哥你在床上太不一样了!”黄子韬愤愤地,“讲话那么温柔,动作又那么……”
      “那么什么?”鹿晗边说边顶。
      黄子韬被撞得受不了,脑袋里乱糟糟的,嘴皮子再也不利索了。
      “还不是你自己喜欢的?”鹿晗笑他,“你自己说今天要狠的。”
      黄子韬说不出话,心里直埋怨自己“好了伤疤忘了疼”,害羞地拿手捂着脸。
       鹿晗又去把他的手拿开:“别想撒娇。”
       一把被鹿晗摁住手,黄子韬听到爱人的声音好像有点飘乎乎的。“看着你的脸,我才能更有力气。”
       黄子韬觉得自己的脸肯定红透了,支支吾吾地:“那个……明天我要拍照片呢……”
      是不是不够用力?鹿晗自我怀疑,这小桃子好像还不怎么认真。
      “啊……”鹿晗听到这声音特别满意。
      “鹿哥……”黄子韬终于专心了,只觉得下面死死咬住鹿晗,也不自觉把腿往他腰上揽。
      “对嘛……认真点……”鹿晗咬黄子韬的脖子。
      “不要……”黄子韬咬着牙不想让声音蹦出来——每次都是!每次都是被弄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每次都是一边超级喜欢一边说“不要”……偏偏每次都是自己去撩的——太害羞了!
     “韬~”鹿晗的声音特别温柔,他去吞黄子韬的泪花,又在耳朵边蹭,“最喜欢你了。”
     “我也,最喜欢你了。”黄子韬一边喘粗气一边说。

哄我

鹿桃
初磕鹿桃
没吃够糖
所以自己写了一篇短短的

…………………………………………………………………………………………

       鹿晗没想到黄子韬会为了这种小事生气。
       “韬~”他给黄子韬发语音,少有地,把声音拖长,居然有一丝撒娇的意味。
       黄子韬听了还真有点高兴,化妆师正给他扑粉,他只好抿紧嘴偷笑。
      见对方迟迟不回消息,连个“正在输入”也没有,鹿晗顿时泄了气,想想又不甘心,又噼里啪啦打一条发过去:“韬哥,别生气了好不好?”这一套从来都管用,他家小桃子永远按耐不住反攻的心。
      “好啦好啦,本来就没生气。”过了半天,对方才回了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消息。
      黄子韬你很能耐嘛!鹿晗宠溺地笑,这小子最近老爱这样,时不时就装生气要自己哄——可偏偏自己就是很受用。
       “我去采访啦!晚上见!”鹿晗听着黄子韬的声音,脑海里都是他眉飞色舞得逞后的嘚瑟样子。
      语音里不方便叫鹿晗的名字,黄子韬觉得不尽兴,一边低头打字一边迷迷糊糊地跟着张良走。“小鹿!等着韬哥哥回去爱你呀!”
       “鹿哥!”小助理走近身叫,鹿晗还没怎么看清这句话呢,忙把手机给摁黑了:“什么事?”小助理见鹿晗这么大反应,心道,老板肯定是跟他的小男友调情呢,笑眯眯地说:“准备下一场了!”
      鹿晗只好起身把手机往包里一塞,嘱咐道:“收好了。”小助理拿起包直点头:“誓死保卫你们的革命友谊!”
      鹿晗笑,老高他们都戏称自己和韬是革命友谊——地下党的爱情,在谍战剧里都是这么称呼的。
      “不过鹿哥,”小助理笑得嘴巴都歪了,“你最近是不是春心荡漾,怎么有点沉不住气,老容易慌神,很容易漏出破绽呀!”
      鹿晗瞪一眼小助理:“饭碗不想要了?!”小助理也没脸没皮:“您开了我,我就去找卓伟去!”
      “行呗!那我可得谢谢您!这革命友谊可快憋死我了!”鹿晗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桃子皮痒了……都怪这小桃子!

     “你怎么才回来呀!”黄子韬在床上打滚,“你知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家容易怕的!”
     鹿晗把帽子一摘,往桌上一扔,就扑到黄子韬身上:“补拍了好几个镜头。”黄子韬拿头蹭蹭鹿晗的下巴,撒娇道:“想我了嘛?”鹿晗凑过去亲亲黄子韬的嘴角:“想,都好一阵子不见你了。”
     黄子韬别开头,瘪嘴:“我就不想你,谁叫你采访说了杨幂没说我,明明是我最先跟你一起玩的。”鹿晗双手捧住黄子韬的脸,把他转过来,声音里带着疲倦和甜蜜:“你不讲道理,之前你也说了杨幂没说我!”
      黄子韬嘴硬:“可是那是多久以前了呀……”
      没等黄子韬说完,鹿晗就堵住了他的嘴,黄子韬也不躲,本来就是撒娇,这会儿心里也乐开了花,用手搂住鹿晗的脖子,笑着去咬鹿晗的舌头。
      “说想我……”鹿晗从喉咙里发出索求。
      “想你呢!”黄子韬停下来,看着鹿晗的眼睛,认真地回答。
       鹿晗迟迟收工,这会儿抱着软软的桃子,暖暖的,太舒服了,多看一会儿,便又有了力气。
     “要一起洗澡嘛?”黄子韬觉得鹿晗眼睛里快着火了。
     “不用了……之后吧……”鹿晗说完就开始扒黄子韬的衣服。
      这会儿黄子韬更乖了,他仰头啃鹿晗的耳朵,把热气往他心窝里吹。
     “鹿哥哥,爱我吧!”
     听黄子韬这小小的猫唇蹦出这一句腻得不行的话,鹿晗手中的动作却停了。
     “怎么了?”黄子韬愣愣地问。
     “韬,你长大了真好,”鹿晗抱住黄子韬,“这样你就只对我撒娇,只要我哄了。”
     “你也知道呀!”黄子韬“咯咯”地笑。
     鹿晗看着身下衣不蔽体的小桃子,明明这么诱惑的样子,却笑得那么纯真,傻模傻样。
     愣了一下,鹿晗也笑了。
     这小桃子这几天连番折磨自己,竟然是藏着这心思
     ——在考验自己有没有看他的演唱会。
     鹿晗亲一下黄子韬的眼睛,摸着他的头发,轻轻地说:“24岁了,越来越乖了。”
     黄子韬把头一抬,小嘴一嘟,一副邀功的表情。
     “今晚气氛这么好,我们温柔地来一次吧。”鹿晗去含住黄子韬嘟起的小嘴。
     “不嘛……”黄子韬反抗,“要狠狠地来!”
     “好好好,狠狠地来——”